杨青时

可能有一天会回来继续祸害各位。
现在专注关注各位太太。

【双鬼(策攻轩受)】逗比跑进了我的世界

【这只是一次考试突发的有点儿猥琐的脑洞】

【感情发展什么的我真不知道详情】

【OOC还请见谅】

【摸个鱼我就跑】



人呢,八九岁时大概会有那么个叛逆期吧,总之李轩似乎正巧赶上了。


他幼时野惯了,和班里同学扯架,一时收不住,一拳捣上对方鼻子,霎时鼻血横流。电光火石之间,李轩想到了代班班主任韩文清那张面无表情也能逼哭小女生的脸,不由浑身战栗。但他仍然保持了可贵的冷静,惊颤之余迅速逃离案发现场,躲进自认为人鬼不知的楼梯间。(韩文清是男的,躲厕所里根本没有优势)(←而且这是女孩子才会做的事情)贴着门探听外面动静,一边受着良心的谴责一边又挣扎的不想看到韩文清。没错,他的脑海里像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李轩,我知道你在里面。”门外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沉稳的说着老套的台词。李轩配合——绝不是受了惊吓——地一步后退,绊到了扫帚,咣当一声一屁股跌坐在簸箕里。


门外的吴羽策听到隐约的响动,已经猜出了七七八八,毫不犹豫的飞起一脚踹开了门(李轩之前为了方便侦查留了条缝),当时那尘土飘荡垃圾飞扬,竟然也造出了一番朦胧之感,衬得吴羽策无比酷炫。


“你以为你能逃脱我的魔爪——啊不对,神之手吗!”吴羽策居高临下的看着李轩(因为他坐在簸箕里)。


“哎哟不错,这人鬼不知的地儿居然被你摸到了,策爷真神仙!”李轩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也只好认栽。


吴羽策正给他拍着衣服上的粉尘,闻言粲然一笑,“神明要将光明播种于你黑暗的内心。”


 ===================================


 上了中学,李轩对着楼梯间琳琅满目的洒扫器具,突然就触景生情不无感慨的说:“哎我说你小学的时候怎么就想到那么高深的台词的?”又怕吴羽策没记起来,赶紧提醒,“就是我跟王杰希打架把他鼻子揍出血那次……”


“知道知道。”吴羽策抡着扫把,“说话悠着点儿,小心王杰希让你去操场拔草。”嗯,王杰希是劳动委员。


顿了会儿,又笑了,“台词嘛……聪明人,就是神啊。”说罢还仰天长叹,做出一副独孤求败的样子。


李轩不由动容的抄起身边的垃圾篓就要往他头上扣。


“轩哥,稳住!”吴羽策见势不妙,冷静的制止了李轩抬到半空中的手,“那都是跟李轩大大您耳濡目染出的机智啊。”


“嗯,策小弟这话说得在理。特此允许你——”


“——我不会替你大扫除和抄作业的死心吧。”吴羽策抢在李轩前说。


李轩贼笑着搂吴羽策的肩膀,“阿策什么时候会的心电感应呀?”说着趁机去揉乱他的发型,却被一侧头闪过。


吴羽策有些得意的啪啪拍两下李轩的屁股,“你丫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


……李轩突然后悔自己没有早一步把垃圾篓扣到吴羽策头上了。

 

 

高中的时候,李轩转去了别的学校念书,但和吴羽策的联系一直都没有断。


他在长假的第一天下午回家,并没有告诉吴羽策,结果却在唏嘘物是人非打开家门时发现这货在他家沙发上坐的笔直。


“恭喜我升级,”吴羽策特别严肃正经的冲他挥了挥手,“我现在连你什么时候拉屎都知道。”


守着茅坑一天等人的其实根本没资格说吧。


 ===================================


 “……唔、阿策……”


“来,腰抬高点儿……”吴羽策扶着李轩的腰,声音有些暗哑。


李轩顺从的向上抬了抬,下一秒就“噗”的爆笑出声。


“天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没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轩抱着枕头,光着身子在被子上滚来滚去,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笑的吴羽策都要萎了。


“你笑什么?”吴羽策脑中警铃大作,赶紧把李轩的脸掰回来问。


李轩笑的气都喘不匀,他抱住吴羽策,贴着他说,“我刚刚抬腰,不知为什么就想到你很久以前说我一撅屁股你就知道我要拉什么屎……哈哈哈哈哈哈哈糟糕像是心理阴影了哈哈哈哈哈——”说完他又倒下去笑了。


吴羽策挑眉,然后特别沉稳冷静的从抽屉里抽出两盒不可言说的玩意儿,响亮的拍在床头柜上(笑声骤停)。


“我记得你公司明天放假。”吴羽策仍旧是沉稳冷静的说,“看来为了让你克服这个心理阴影,我们需要多一些训练。”


“……”


不要问我后来发生了什么,总之李轩大大成功的克服了心理阴影并且没有留下其他的心理阴影非常的可喜可贺。


床单洗的真干净啊。

 

-End-


【茅坑只是一个比喻,李轩大大家当然不是茅坑(被太刀横着脖子这么说道


评论(4)
热度(13)
©杨青时 | Powered by LOFTER